鉴于6月已大举宽松 欧洲央行7月决议料将按兵不动|货币换算器


  欧洲央行(ECB)将在周四(7月3日)公布新的利率决议,行长德拉基(Mario Draghi)随后则会举行新闻发布会。但鉴于欧洲央行已在6月份货大举宽松,且美国月度非农就业报告与德拉基新闻发布会同时进行,可能德拉基的影响力较非农报告会相形见绌。

  此前,欧洲央行已经在6月5日结束货币政策会议时宣布将主要再融资利率调降10个基点至0.15%的纪录新低,首次将存款利率调降至负值—负0.10%,并将边际贷款利率调降35个基点至0.40%(决议详细内容)。而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德拉基又宣布了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停止SMP购债冲销操作以及购买资产担保证券(ABS)等宽松措施(新闻发布会详情)。

  最新数据显示,德国6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初值年率升幅超预期扩大至1.0%,而5月终值年率为上升0.6%。这也就意味着,欧洲央行在验证6月宽松措施的效果上获得“大量空间”,进而能在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上感到如释重负。德国中央相助银行(DZ Bank AG)分析师Christian Reicherter就认为,德国通胀率可以帮助降低对欧元区可能陷入通缩困境的恐惧情绪。

  相比之下,欧盟统计局(Eurostat)即将在周一(6月30日)发布的欧元区6月CPI初值年率更显得意义非凡。已经发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5月CPI终值年率升幅重新收窄至0.5%。

  尽管欧洲央行已在6月份大举宽松,但欧元区经济信心仍然在当月意外下滑,这可能在很大程度上与地缘政治危机以及宽松措施打压欧元有关。

  距离欧洲央行大举宽松已经过去整整三周时间,如果说还不足以对欧元区实体经济产生影响的话,那至少在评估对资产价格的影响已经显得绰绰有余。以中东欧(CEE)那些与流动性唇亡齿寒为首的EMs资产是否从欧洲央行大举宽松中受益呢?那些追逐高收益的投资者又是否会因此而将资本从发达经济体大举迁移至新兴市场呢?

  恐怕其答案不尽然如此。欧元区和东欧资产都没有因欧洲央行6月宽松举措而情绪激昂。欧洲央行6月宽松行动三周之后,欧元兑美元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收复宽松措施揭晓之后的初步下滑,欧元兑中东欧货币也是如此;欧洲股市也是先涨后跌。尽管欧洲新兴国家在6月中期之前上涨5%左右,但这似乎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乌克兰危机降温所带来的利好,并且也已经回落。

  颇值得玩味的是,当美联储(FED)正循序渐进地退出量化宽松(QE)政策之际,欧洲央行却考虑进入资产购买的“围城”。美联储按部就班地退出QE政策的行动让新兴市场惊慌失措,而欧洲央行6月决议却推高了市场对其可能会抚慰新兴市场惊惧情绪的预期。

  在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基调仍然明显偏向宽松之际,德拉基曾在6月21日暗示称,欧洲央行低利率政策可能至少会再延续两年半,也就是在2016年年底前都将向欧元区银行业提供无限量流动性。

  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最近认为,欧洲央行7月份货币政策会议应该不至于像6月份那样若人关注,因为央行在采取进一步行动之前,将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检视新宽松措施的影响,比如欧元汇率、定向LTRO资金的利用情况、经济增速和通胀预期的高低;欧洲央行在未来实施QE的可能性非常低。

  高盛(Goldman Sachs)和美银美林(BOA Merrill 货币换算器 Lynch)则指出,欧洲央行有望在7月决议上针对LTRO措施发布相关细节,并朝着实施资产支持证券(ABS)进一步靠拢。

  荷兰拉博银行(Rabobank)预计欧洲央行7月政策会议将按兵不动,因为在6月初欧洲央行宣布正式推出一系列新的宽松货币政策措施以来,欧元区市场利率水平已经全线走低,这显示欧洲央行的新政已经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对于欧洲央行宽松前景,欧洲央行消息人士称,可能还没有达到利率下限。